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随笔 > 教学随笔 > 我是乌龟,我怕谁事件深刻反思

我是乌龟,我怕谁事件深刻反思

时间:2015-06-13 22:04来源:http://www.fw77.com点击:

我是乌龟,我怕谁事件深刻反思

 6月1日,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教育局接到学生家长反映称,包集中学一学生被老师殴打,怀远县教育局即成立工作组介入调查。经查,上课时,高一女生马某某把画着一只乌龟并写有“我是乌龟,我怕谁”的纸条贴在教师梁云林身上。梁云林获知后深感受辱,并在马某某态度蛮横、拒绝认错的情况下,动手打了马某某一巴掌。当晚,马某某报案,公安部门介入调查。随后,怀远县教育局对此事作出了处罚决定,开除梁云林公职。决定一出,梁云林和同事们深感处罚较重,梁随后提出复议。网络上,网友们也一致声援梁云林。最后,怀远县教育局迫于压力,将对梁的处分决定从“开除”更改为“降级”。(6月10日 人民网)

  从6月4日到6月8日,梁云林的命运经历了“过山车”般的起伏。从“开除”到“降级”,梁老师在短期内便获得了从伤心到绝望,再到重获希望的丰富人生经历,但即便是最终保住的自己的“饭碗”,相信他的心情和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就此柳暗花明。此时的梁老师一定非常后悔,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一时冲动,动手打人。因为冲动,他受到了惩罚,而且这一惩罚或许会让他一辈子刻骨铭心。如今,老师受到了惩罚,学生所犯之错的处理结果却只字未提,整个事件已经归于平静,但谁又去安慰老师那颗受伤的“师心”?

  梁云林是错了,对待学生,他拥有教育的权利,却没有体罚的权利。都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。学生不听话,估计是教育方法不对。高中的学生,有的还是未成年人,他们的心智发展还不成熟,对待他们的错误,要以一种更加包容的态度去看待,要对他们付出更多的关爱,带着“静等花开”的心态去陪着他们一起成长。粗暴的教育不仅教不好学生,也可能会惹祸上身。梁老师的一巴掌,差点打掉了自己的“饭碗”,这或许也是他没有耐心教育的结果。但是,很多时候,我们总是习惯于以圣人的身份去要求教师,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评价教师的各种作为,只要是师生冲突,那基本都是老师不懂教育的错,毕竟学生是未成年人,是公众眼中的“弱势群体”,需要关怀和保护。可是如果评论者自己也是教师,当师生冲突发生时,当师道尊严受辱时,当圣人般的说教难以凑效时,我们又会如何去做,何去何从?

  怀远县教育局的处罚的确是有些荒谬,且不说在处罚文件中两次把梁云林老师的名字写错,单是先“开除”,随后又立即改为“降级”就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如果不是梁老师的同事们集体声援,如果不是网友们一致认为处罚过重,不知道梁老师提出复议后教育局是否会“维持原判”。对待教师的职业生涯如此“任性”,急急忙忙就做出处罚,这是否有滥用职权之嫌?老师动手也是因为学生侮辱,教师违背了教育部规定受到处罚是应该的,但是学生同样违背了教育部制定的《中学生守则》和《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》,所以学生也理所当然地应受处罚。

  教师有《教师法》,学生有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,当发生师生冲突时,或许也是两部法律所规定的权益之间的冲突。无疑,争端的解决者所面临的也是一个两难问题,在做出决定的时候,或许只能考虑哪种处理结果带来的危害更小一些。如果一味偏袒,通过处罚话语权较轻的教师来平和事端,那或许会对教育带来一系列的恶性后果。处罚者应该充分认识到轻率的、有失公允的处罚是在伤害整个“教育”。在美国等国家,如果学生侮辱教师,可能会被教师或教育部门起诉,而且还有可能会被送到专门管束“问题学生”的工读学校,在如此的威严震慑下,学生不敢随意僭越师道伦理。这些做法或许值得我们思考更值得我们借鉴。(杨守宏)

本文来源七七范文网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w77.com/suibi/jiaoyu/13757.html(责任编辑:fw77.com)

推荐内容